Another_AR

不会画画

暴脾气勿入!!!

不引战,不发言哈,就单纯想说一下。

虽然日本人爱国是真的,但我一个人真的觉得很怪异。

虽然泳装啊活动啊大家都很开心,但是,举例来说,一个王,一个处于国家最高权位的人,对于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小岛国,会放下尊严,来穿不属于他们国家的服装吗?

fgo在考虑各个从者的和服的同时,从来没有想过设计他们本国的服装。

作为有人格尊严的各个英灵,本就是各地豪杰,真的会穿那些超级暴露取悦宅男的服装?

真搞不懂啊。

fgo对于英灵、各地的历史人物,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但,说白了,他们将各个从者都以自认为的「日本化」了。

欢迎讨论!

迦勒底的歌剧魅影「①」


#严重ooc
#原著党致歉
#可能超级乙女化





御主的手落下,面前的金光渐渐消散,圣杯仿佛融入空气般,像沙一样飘散远处。

歌剧魅影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受体内的魔力。

橙发少女擦了一下额头的汗,露出了一个疲惫但发自内心的微笑。

歌剧魅影悄悄看了御主一眼。

“……master啊,”歌剧魅影站了起来,一副左右矛盾的样子,似乎已经鼓足勇气径直走向御主的前面,不顾御主惊愕又害羞的神情摸了摸御主的头,“这是迦勒底最后一个圣杯了吧,我真是何荣何幸可以独自占领你宝贵的资源啊。”

哇魅影在摸我魅影在摸我耶……橙发少女瞬间脸红到耳根,满脑子只剩下这一句话,晕眩感瞬间像爆炸一样袭来。

虽然自己在同龄人已经是高个子了,但魅影果然还是好高嘛!透过他绊三的眼镜,纤细妖娆的红色双眸应该这么说都符合「歌剧魅影」的形象吧。怎么看都过于帅气了啊——咳,橙发少女害羞地别过脸,不敢看魅影的眼睛。

“啊……master,这就是你对我的答复。哼。”歌剧魅影笑着推了推眼镜,然后突然绕过御主走开了。他理都不理橙发少女一瞬间凝固的表情,似乎很生气。

迦勒底的歌剧魅影,对于御主总是一副讽刺但又关心的口吻。该说他是胆怯还是害羞呢,总之其他从者都羡慕不得了的特殊待遇,魅影却因为御主自从精神污染分离后对他害怕又尊敬而暗自较劲。

嘘,大概是因为魅影本人觉得御主对精神污染的那一个自己特别亲近,而对于完全没有精神污染、原原本本的大名鼎鼎的自己完全是对待恭敬的大人一般,歌剧魅影感到悲伤。

——简单点来说,就是吃醋了。





总之,歌剧魅影不顾御主惊愕的神情,走出门然后恶作剧般的开启了气息遮断。

然而粗心的魅影完全不知道。御主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

跟其他少女不一样,御主只是静静地留着眼泪,一点声都没出,她如恐怖般的举动就是等泪流完,然后笑了笑走出门。

“好啊歌剧魅影,今天让你看一看吧。”橙发少女又恐怖地笑了笑。




我是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复仇者,埃德蒙·唐泰斯。

虽然复仇鬼无慈悲之心,但共犯的话还是留有余地吧。

“埃德蒙先生。”这个声音来自于某个御主。哈,据说她斥巨资也没能将我成功召唤,有点可怜啊。那么这一次作为一个对自己御主毫无兴趣的从者,我拜访了她的迦勒底。

“嗯,怎么了隔壁的共犯小姐,我可是听着哟。”我
抬了抬帽子,正准备打量着在面前的她的迦勒底一个有趣的从者。

“真的很对不起,我想请您帮我一件事。”

“何事?说罢。……”



☆★

歌剧魅影感到了极端的嫉妒与恐惧。

“那个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歌剧魅影觉得心脏被人抓住一般,他不可置信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天使!?御主!?、不、不、不、!?——————”

让魅影如此抓狂的,不过是基督山伯爵和自己的御主一同出现在走廊上,并且好像有说有笑的?

歌剧魅影,极度愤怒地一步一步踏来,地板被他踏出的声响如雷一般。

就算是个笨蛋,也应该可以看出魅影此时的心情了。

“m、a、s、t、e、r……”歌剧魅影低吼着,但没有看向御主,他怒视着埃德蒙。然后一把扯过御主让她贴近自己。

基督山伯爵被他看的似乎憋不住笑一样。

“是我……”

“怎么啦魅影?对了埃德蒙先生,这位是我的中意从者,我最喜欢的歌剧魅影先生!!——”魅影还没有说完,橙发少女兴致勃勃地讲到,“魅影,隔壁的御主来我们家做客哟。”

“哎……哎?”

歌剧魅影尴尬的松开了手。远处跑来另一个少年。

这是魅影第一次见到其他的御主。为了掩盖「fgo精神污染的歌剧魅影的事实」,魅影咳嗽了一下。

“唔,克里斯廷,这位是……”

歌剧魅影紧紧地用手缠绕住橙发少女的胳膊,装出高羁绊的样子。另一位少年笑了笑,开始搭话。

“很少有练这种低星从者的御主呢,■■。剧院的魅影,就算练起来也没有用哦。”

歌剧魅影的表情凝固了,似乎很生气。但他无辜地注视着自家御主。

“啊呀哈哈哈,可是我喜欢他有什么办法呢。好了不说这些,不是要互相观看迦勒底的从者吗?”





“超羡慕你啊……”

少年一边走一边感叹着。对于他来说,召唤出「基督山伯爵」,在众多女性御主内颇受欢迎的帅气从者,对于他来说几乎无用。

埃德蒙和歌剧魅影跟在两个御主后面。

“刚才你是嫉妒了吧?呵呵,「嫉妒」。”

歌剧魅影愣了一下。

“我没有忘记在监狱塔的事情,基督山伯爵……起先我是「嫉妒」,但如你所见,这位橙发御主给了我爱。所以,就算是你,这位英俊的客人,也不能靠近她一步。”

歌剧魅影对着基督山伯爵,恢复了往日无精神污染的语气。虽然是他尽力放平的语气,但是他现在完完全全是瞪着埃德蒙咬牙说话。注视着埃德蒙稍微吓了一跳的神情,歌剧魅影毫无自卑之心,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但伯爵还是伯爵,气势完全不输。他优雅地点了一支烟,轻轻地吸着。

但突然熄灭了。
魔术
“吸烟有害健康,埃德蒙先生。别忘了我可是「魔法

师」。”歌剧魅影望着他。


“真是糟糕透了,那么我来告诉你事实罢,「嫉妒」!”




“拜拜!!我真的非常喜欢你们家的达芬奇亲。”

少年依依不舍的走回家。基督山伯爵笑着,露出满意的神情。

“偶尔帮助可爱的小姐真不错。”埃德蒙悄悄地想着。掐灭了烟。然后传送回去。



“魅影……?呃……、”

橙发少女惊叫着,然后就轻轻松松地被魅影抱了起来。

“造成这场闹剧、让我超级难堪的人不就是你这个小家伙吗……master?”

歌剧魅影狡猾地笑着,搂在御主腰际的手握得更紧了。

“呃、这个、那个……哈哈哈,啊!啊!————对,这样抱我的脖子不舒服、!!”

御主害羞到爆的表情非常的可爱。而且一紧张就开始说反话和奇怪的话呢。歌剧魅影想。

“那就这样抱吧。”

魅影将手往上,使橙发少女的腰挺起来,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将自己的手轻轻扶在御主的脊背上。

这种姿势真的像抱着一个小屁孩。歌剧魅影悄悄地想着,不知不觉已经笑了出来。


“………………”

御主靠在魅影的肩上,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自设,文字说明几天后吧

天使?不……我并不是那种东西。我只不过是,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来拯救人类。